瑞士手表销售下滑三五万元的表不好卖了

  “我这次在表展上特别和名士谈了谈,希望有可能在杭州增设专卖店,因为从目前的经济局面来看,这种一两万价位为主的的品牌会比较适合我们的顾客。”杭州大厦钟表维修中心负责人阮建华国庆期间刚从香港钟表与奇迹展回来,“双方都有这个合作意愿开拓市场,毕竟生意确实不如以前容易了。”

  瑞士钟表协会统计显示,今年8月瑞士手表出口中国内地同比跌38.5%。受此拖累,当月瑞士表总出口额同比降1.6%,只有14.7亿瑞郎,可能会出现6年来首次下滑。Swatch联合创始人60多岁的ElmarMock甚至认为“瑞士手表行业即将迈向冰河时期”。

  钱报记者从杭州大厦了解到,单价5万元人民币以内的手表销售的确出现变化。“1万元左右的销量最大,还算好卖的;两三万元是销售主力,相对稳定;但三五万元这个价位的表就销售下滑了。对中低端手表品牌,三五万元的一掉,数据影响就更明显。”一位中低端品牌相关负责人说。显然,跑量最大的几个品牌,欧米茄、浪琴和天梭等都有不同程度影响。

  “今年整体进货少了,比去年减了20%的量。大家的预期不那么好,保守一些好。”新宇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同样的,品牌自己也预见了这个局面,所以在布货上也做了不同程度的缩减,比如雷达,一款单价为5万元人民币的新款,并没有布点到中国,后来是有经销商主动需要才又补货的。

  钢款是这次出口下滑的主力。这两年不少品牌为提升销售而拉低价格,便纷纷推出钢款,看上去时尚、价格适中的钢款表似乎很吸引人。最明显的就是一些高端表逐渐参与其中,比如万宝龙9万多元的钢款万年历,芝柏1966系列也是今年首次出钢款。欧米茄星座有些款只剩勾爪是金,其他都是钢的。“主要是钢款原本销售基数大,市场一差,动荡更明显。”某高端品牌南区销售负责人告诉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在钢表们下降的时候,贵金属表反而成为万绿丛中一点红。因为经济不那么景气时,人们买表通常多了一份保值的考虑。前几天,钱报记者就遇到一位表友,想给先生一块表,犹豫了两个多月,最后选了20多万元的PP(百达翡丽)。“10万元以上的表还是走得挺稳的,比如宝玑、宝珀和江诗丹顿,其中皮带款金表较坚挺。”杭州大厦高端表负责人的话也印证了这一点。

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