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表的终极意义不是奢侈是传承

  有一位当了爷爷的成都人说,最早来卖表的,都是头缠布条的印度、尼泊尔商人。他们会用不透光的布袋子装上一大袋子手表,档次不等、价格不同。你如果想买,就必须接受他的游戏规则:先给卖家几十个大洋,然后他拿出袋子,让你伸手进去摸,摸到哪块,哪块就是你的。

  买家其实都知道,能够摸到瓦斯针和梅花,那就算运气好;而如果摸到一块欧米茄,那等于中大奖;而当时的头彩,当然是劳力士了。印度商人的袋子里,偶尔会放欧米茄,但绝对不会放劳力士。

  “为什么?”这时,爷爷感叹说,孩子啊,那个时候的一支劳力士,都可以换个不大不小的院子了,怎么会就这样让你摸走?

  “人生会走到尽头,但时间依旧向前。血脉将由后代传承,而将钟表传至下一代手中,可以继续与下一代一起守望时间。”

  其实,以李先生的经济实力,完全可以戴更“高级”的品牌,但这只简单的欧米茄白面碟飞,却让他不忍换下。对于欧米茄的感情,李先生的记忆可以追溯到他的爷爷。“从有记忆开始,爷爷就是我最尊敬的人。爷爷手腕上就一直戴着一只白面钢壳的手表。我很喜欢那只表,觉得很简单、很好看。等到我稍微大了点,爷爷就说,这支表名叫欧米茄,是瑞士表,非常有名,是在西藏花了130个钢洋买的。爷爷反复说,这欧米茄可是好表,以后你有出息了,自己也要买一块。”

  李先生永远忘不了自己入伍前的那一天。那天晚上,爷爷把他叫到了身边,取下了手腕上的欧米茄郑重地递给他,“爷爷知道你一直喜欢这表,今天就送给你。离开家去当兵,看见它就等于看见爷爷了。”从那个晚上开始,这只欧米茄就和爷爷一起,深深的刻入了李先生的心里,而“白面钢壳”是关于时间的有力缩写。

  几十年后,李先生旅行到了德国,在一个不知名的表行里,他一眼就看到了一只欧米茄碟飞,还是白面钢壳、细细的长三针。就在那一瞬间,时光过电般迅速流转,李先生仿佛又看到了爷爷的脸,看到了二十几年前的那个当兵前的夜晚。于是,他毫不犹豫付钱买单,把这只欧米茄带回了身边。

  又过去了若干年,李先生一直戴着他的欧米茄。身边的朋友,腕表换来换去,他自己也买过其他品牌的手表,但是对欧米茄的热爱却一直没有变,“其实,这支欧米茄是不是最好的表,对我来说已经不再重要,我戴它,是戴着一种记忆。”说到这里,李先生有些动情,如今的他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而他也相信,自己会给透过这只表,给儿子讲爷爷的故事、讲自己的故事,而欧米茄,也会成为他们家族的感情纽带,一直延续下去。

  余云最近花了三天多的时间,亲手装配了一支梅花表。这支梅花集合了梅花原厂的AS机芯,经过打磨的全新表壳和表背,换上了新的全皮表带。余云说,这是他用了3块梅花表“拼凑”出来的成果,虽然3块表的价格足以买到一块比较好的古董欧米茄,但他无法戒掉的,是一直缠绕自己的“梅花情结”。现在,经过自己的手,这支“第二次出生”的梅花成为他最爱的腕表。

  余云的梅花情结来自父亲。上个世纪60年代,父亲手腕上是一只白梅花(早期的梅花表,LOGO是一朵白色的空心花),纯白的表面上,只有日历是红色的。在余云的记忆里,小时候的夜晚总是特别的寂静,每晚都能听到父亲的梅花表嘀嗒嘀嗒的走时声。后来,余云去上大学,父亲将这块自己最宝贝的梅花转送给了余云,这一送就是20多年。

  如今,这支经历了40多年时光的机械表走时准确,只是表壳和表面磨损得太严重。于是,余云决定给这支表换装。

  “梅花是小厂、小品牌,可是她对制表的认真却让我一直心存敬意。现在这块梅花,装配的是我父亲留下的上个世纪60年代的原厂机芯,经过上油和调校后,误差在每天1分钟之内,26年前打动我心的声音依然还在,质量完全没有问题。”余云说,“我始终相信,一只表如果能够承载得起时光,那么它依靠的一定是质量。每次看见这块梅花的红色日历,就仿佛又看见了父亲的目光,心里暖暖的。”

F